【防疫科普|心理篇】要不要對孩子進行死亡教育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1

  編者按:

   根據國傢衛健委提供的數據,截至2月6日24時,31個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確診病例31161例,累計治愈出院1540例,現有確診病例28985例(其中重癥病例4821例),累計死亡病例636例。

   另一個讓人悲傷的消息是,2月7日,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,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,經全力搶救無效,於凌晨2點58分去世。

  大“疫”面前,死亡病例數據每天在更新,孩子聽到這樣的新聞,對死亡也會產生很多問題,怎麼跟孩子講?是否需要給孩子進行死亡教育?讓我們聽聽心理專傢的意見和建議。

   本文作者:黃崢(博士,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副教授,中國心理學會心理危機幹預工作委員會委員兼秘書,臨床與咨詢心理學專業會委員)

  疫情奪走瞭一些人的生命。孩子可能在聽到這樣的新聞後,對於死亡也產生瞭好奇和恐懼。面對這些問題,傢長不要忌諱、不要回避。

  瞭解死亡是每個人生命中都必須經歷的一課,也由此才更加珍惜生命的可貴。傢長要重視孩子對生命與死亡問題的關註,溫和、耐心、正面地回答,減少孩子的疑問和恐懼,讓孩子獲得成長的機會。

  小孩子開始意識到死亡這件事,比一般傢長想象得早很多。大約四五歲開始,孩子就知道死亡的存在。特別是如果有他認識的親人去世、或者看到小動物死瞭,都會讓孩子更直接地意識到死亡的存在,進而擔心這種事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  孩子常有的關於死亡的困惑包括:

  死亡是怎麼回事?

  死亡會不會很痛苦?

  死後還有沒有感覺?

  同時,孩子也會對與生命有關的問題產生好奇,包括:

  生命是怎麼回事?

  我是從哪裡來的?

  等等……

  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,到七八歲時,孩子對於自我的體驗也會產生類似的困惑,比如:

  我為什麼是我而不是別人?

  我為什麼有“我”這種感覺和意識?

  如果我死瞭,是不是關於“我”的感覺和思想就全部都隨之消失瞭?

  還是會以另一種“我”的感覺存在?

  這些問題都很深奧,甚至成人也未必能給孩子一個滿意的答案。但是,當孩子產生和生命與死亡有關的問題和困惑時,傢長要對孩子的所思所想耐心、尊重,不簡單粗暴的否認、拒絕。

  態度比語言更能傳遞真實的信息,如果傢長聽到跟死有關的問題就特別煩躁、厭惡,讓小孩子別亂說、別瞎想,不僅不能阻止他們瞎想,而且還讓孩子體會到,大人其實也非常恐懼死亡,更增添瞭孩子的焦慮。

  如果孩子詢問到死亡的話題,該跟孩子談些什麼?

  根據孩子年齡段的特點,方法也有些不同。對於學齡前的孩子,需要更確定的信息和對心理安全感的保護。傢長可以以安撫和安心保證為主,向孩子保證,隻要聽醫生的話,他就不會有事。不否認死亡的存在,但讓孩子相信死亡是離他以及離他的傢人都很遙遠的事情。

  有的孩子會問,“我會死嗎?我會活到多少歲?“傢長可以告訴孩子, “你可以活到100歲。我們都要愛護自己的身體,保持健康,就可以活到100歲!”100對於四五歲的小孩子是個很大的數字,他可以從這種安心保證中獲得情緒的撫慰,從傢長平和的語言語氣中獲得安全感。

  但對於死亡的恐懼是不會一次性就被解決掉的,這類問題通常會持續一段時間,每次爸爸媽媽都用相似的態度來回應就好。我們就是這樣,在小孩子和死亡之間慢慢建立瞭一道心理屏障,等孩子長大一些的時候,他既能接受每個人都終有一死的生命規律,又不會在日常對此焦慮不安。

  對於學齡兒童,傢長可以適度與其進行更充分的交流,盡可能回答孩子有關生命與死亡、自然和宇宙、自我意識等方面的思考和困惑。學齡的孩子有時對問題刨根問底,是個小小的“十萬個為什麼”,讓傢長覺得應對無力。

  好在現在信息很發達,很多傢長也不知道的問題,在網上都可以搜索到靠譜的回答。還有一些很好的繪本故事,用孩子能理解的方式講述瞭生命從哪裡來、到哪裡去,讓孩子瞭解生命的唯一性和可貴性,是非常好的生命教育素材。

  對於一些難以回答的問題,比如“我為什麼是我”之類的問題,傢長可以坦承自己也不知道,甚至科學傢們也還不能回答這些深奧的問題,鼓勵孩子好好學習,未來自己去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。可以誇贊孩子愛動腦筋愛思考,是個小小的哲學傢,切忌不要打擊孩子“別老想這些沒用的問題“,而是應鼓勵孩子對深刻問題的好奇和思考能力。

  總之,談論死亡並不可怕。任何年齡段的孩子產生關於生命與死亡問題的疑問,都需要傢長認真、耐心對待,把握好教育的時機。

   (鳴謝單位:中國科學技術協會)